行业新闻

明势资本黄明明: 此刻是孕育超级独角兽的最佳时期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11-16

明势资本黄明明: 此刻是孕育超级独角兽的最佳时期

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:微信公众号:甲子光年(ID:jazzyear),设计:一凡

黄明明在高科技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,先后管理了265.com、Zcom、Flashget和Kanbox等多家互联网企业,是汽车之家(NYSE:ATHM)、游戏谷(被成都博瑞收购)、易遨等多家顶尖的互联网创业企业的天使投资人。

2014年,黄明明创立了明势资本,这家机构从一开始就专注于科技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,成立至今,被投企业已超过130家,包括车和家、小牛电动、神策数据、李群自动化、易航智能、石墨文档等明星案例,其中绝大多数项目都是在天使轮时进入。

11月4日,在「甲子引力」大会上,黄明明做了《做科技创业者长期坚定的陪跑者》的主题演讲,讲述了他眼中科技创业与科技投资的初心和原则。

黄明明在演讲中主要分享了以下3个内容:

1.科技创业者需要自身变强;

2.科技投资人需要心怀信仰;

3.凛冬才是独角兽的最佳孕育期。

做科技创业者长期坚定的陪跑者

主讲人: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黄明明

一甲(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张一甲)本来给我安排的主题,是让我讲讲“行业洗牌期,资本怎么保驾护航”。我要讲一个真实点的事儿,资本从来不是给大家雪中送炭的,绝大多数资本干的是锦上添花的事儿,这个其实也是我给我们明势投的100多家兄弟公司讲的话:越是市场难的情况下,越要记住一句话,自身强万事强。

可能所有投资公司都会忽悠你,我们投了一百家公司,我们能给你提供多少资源上的帮助,可能确实会有。但是我们认为一个企业能够做下来、能够做成,95%甚至99%靠的是企业家和自己的团队。如果哪个企业靠的是投资公司做成的,我从来不相信这种事儿。

作为创业者,只有把自己的产品做得足够好,把行业需求挖得足够深,把订单夯实得足够扎实,把现金流做得足够好,才有可能挺过这场寒冬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。

中午我听到宇视科技的张鹏国讲,作为to B的企业家,非常孤独非常难。其实像我和Harry(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王淮)这样专门投to B、投科技类的投资人,我们也挺孤独的。好多美国LP专门跑来问我一个问题:中国有真正的科技企业吗?你们干的不就是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做一个集成,然后加工一下吗?

跟我关系再熟一点的会说,投to C的,别投to B的,太慢。包括前几天有一个特别重磅的杂志的主笔,采访我的时候说,明总,你们投的科技企业做得不错,李群自动化最近估值十几个亿了,而且也有几十亿人民币估值的公司。但是你们折腾了这么久,拼多多干三年就有几百亿美金,你们在折腾什么呢?

我当时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。

为什么我说在中国的科技领域,不管是早期投资还是早期创业,都缺少信仰?缺少信仰的核心原因,是我们整个中国的心态都比较急,大家想的都是一年三轮融资,这一轮TS还没签,下一轮投资人就拿着钱等着了,两年干成独角兽,三年就上市敲钟。我自己最深恶痛绝的一个口号是:永远不要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什么事都特着急。

但是我跟一甲也交流过,过去十年、二十年,我们把容易干的事都干完了,能走的捷径都走完了。我们到了该干点扎实的事、干点累功夫和慢功夫的事的时候了。你可能还想走捷径,但这条路已经被别人趟过了。

另外,科技领域的创业和投资非常难,挂掉的项目非常多。最近,明势兄弟会里做原创技术创新的CEO来交流,很多人说,自己搞核心技术的创新,终于搞明白为什么老美对侵犯知识产权这么深恶痛绝。我们自己在实验室里鼓捣上千次,好不容易摸爬滚打摸出来一条路,结果大公司把我们一抄,或者干脆把我们的团队连锅一端,人家两个月就搞出来了。

我们是有一些对知识产权的保护,但等你一个小公司花一年两年打完官司,大公司赔你五十万、一百万,这个市场早就没了。我估计咱们行业里的从业者,说起这个来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本身搞科技原创就比较难。我们自己从来不相信什么“黑科技”。如果有哪个创业者干了两年,跑我们这儿来说,搞出了某项世界第一的黑科技,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碰见骗子了。而且最后验证,百分之百是骗子,或者是忽悠得比较厉害。科技创新和研发是需要五年、十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地投入的,哪有那么快,搞两三年就能搞出一个世界领先的技术。至少在我们看来,没有看到这么容易做出的科技创新。

很多投资人问,中国有没有拥有一点原创核心技术的公司?其实过去20年我们的发展,虽说是靠着人力密集型加工制造业起来,但是整个3C行业(电脑Computer、通讯Communication和消费性电子Consumer Electronic)还是带出了一批各行各业的隐形冠军。

但是非常不幸,看这张图,抛开最右边的大疆,我估计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这四家公司,除非在高端制造业待过。

2

这四家公司都是做到大几百亿、甚至上千亿元市值的公司。它们都是靠自己的核心技术起来,比如说蓝思是苹果最大的手机屏供应商。我们专门访谈过苹果负责采购的亚太区负责人,问是不是因为蓝思便宜?

人家说,真不是因为便宜,我们在韩国甚至日本找得到比它更便宜的供应商。蓝思真的是靠业界一流的工艺水平和品质拿下苹果的订单。

这里面一批公司都是过去20年跑出来的。大疆不用多说了,瑞声是最顶尖的声学器件提供者,汇顶是所有手机指纹模块的提供者,也是全球最大的。这些都是中国本土的公司。我们相信未来10年、20年,中国会诞生出一批更顶尖的、真正有自己核心技术的公司。

大家说到科技创新还要说,黄总,真的太难了,人家欧美已经干了上百年了,我们改革开放才干了40年,跟人家的差距太大了。是不是这个情况?真是这个情况。

我找出来四张照片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猜出这些图是哪几家公司刚起步时的状态。我估计也没人能猜出来。

2

左上角是ABB,全球工业自动化领域的巨头,1883年成立的,最早做电灯泡制造。所以,不要讲我们起点低,基础薄弱。我们是起点低、基础薄弱,但是这些世界级的高端制造企业、科技的巨头,起步时也是在一个破旧的小作坊里,干的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。

右上角是博世,全球汽车零部件核心供应商。我讲自动驾驶,大家都知道,讲博世,好多做自动驾驶的也没那么熟。这是汽车核心零部件领域,包括我们的底盘、转向、制动,所有自动驾驶领域不可或缺的控制执行单元的全球顶尖霸主,一年销售额700亿欧元。它起步时干什么,做发动机的点火器。

左下角是发那科,干过高端制造的人,一定知道这家公司。它的历史没那么长,也就是二战以后,1956年,它做出了民间第一台数控机床。靠着日本整个3C和机器产业的发展,它成了全球工业自动化领域四大家族之一,市值400多亿美元。

右下角是我们明势投的一个公司,江苏的德速机械。今天我们国内的制造业这么发达了,但是能做高端核心数控机床的只有这家,还是一家民营企业。

我们的投资经理在几年前找到了这个项目,他欣喜若狂地回来跟我们说,黄总,我找到了一个中国真正自主研发、做核心数控机床的公司。我们一看这张照片,都快哭了,在这么破旧的一个小厂房里面,一堆破纸箱子、一堆破棉麻布,我们说这看上去不像是做高端数控机床的公司啊。

2014年,我们投了这家公司,我们是第一家给它投钱的投资机构。之前这家公司都是靠朋友的钱干起来的。我们都知道数控机床有五大核心零部件,这家公司先从刀库开始做起,现在刀库在中国已经是No.1。第二个更难做的叫转台,就是把你要加工的核心零部件高速配备到刀具的核心位置,要精准、速度要快。现在五大核心零部件,它已经自主研发出了三个半,每个零部件在国内都有巨大的市场。

现在,这家公司在跟大疆的李泽湘教授合作,就是他们那个做数控机床的团队。如果我们能自己做数控的软件,预期在2019年,将推出中国人自己做的高端数控机床整机。我们对标的机器,从日本进口要600万元,从德国进口要1千多万元。

这样的机器,中国人以前做都做不了。大家都知道中兴事件很屈辱,机床上我们有多屈辱呢?像这样的高端数控机床,德国人在很多上面加了重力陀螺仪。也就是说,你没经过他的允许,随意搬动一下,整个机床就会失灵。这就是我们国家工业的现状。

我们希望做第一个相信创业者梦想的人。

神策是我们跟Harry在天使轮一起投的。这是百度出来的一个做用户行为分析的平台,现在基本已经是这个领域国内的No.1。

1

我们投的时候神策还只有那么几杆枪,产品也还没出来,桑文锋参加了我们明势兄弟会的第一次聚会,结果把30几个兄弟中的20几个变成了他的客户。

我说这小伙子可以,原来以为只是做技术可以,没想到做销售的能力也可以。后来,我问他,第一单怎么签的,他说第一单想半天,抖抖哈哈的,人家问他,桑总你什么价格。他报了一个八万,人家给他还了一个五千,这兄弟说成交,第一单就是这么成的。现在短短三年多时间,神策有了五百多家付费用户,成了行业里的领导者。

小牛电动可能是大家了解得比较多的一个to C项目,两周前刚上市。

3

大家都知道,资本寒冬时逆势上市很难。包括红衫的老沈(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),也就是我交大的师兄,都以为他们上不成了。没想到上成了,非常不容易。熟悉这个团队故事的人,也知道老大出事,所以雷锋网的林军在小牛上市前给我发了微信,说黄总,这个团队太牛了,老大出事了,结果团队自己把公司干上市了,中国商业史上从没出现这样一个情况。

刚才在下面吃饭的时候,清华企业家协会主席吕大龙老师问我,是不是明总你特别牛。还有媒体说,这是创始人挂了,靠着投资人补救上市的一个项目。实际上,这是对创业和做企业这件事极大的误读,没有哪一家企业的成功,是靠投资人创造的。这个项目里面出事时,我们确实花了比较多的工夫。但是我想,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,对它最后能做成,起到的作用不超过1%。核心的还是团队超级牛。

小牛电动敲钟的时候,我因为公务在身没去,但这个团队非常重情重义。他们拉了一个横幅,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我,小朋友P了一个我的头像放在那儿。

3

为什么它在这么冷的冬天还能逆势上市?我讲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,大家知道全球每年两轮摩托车,电动的和烧油的加在一起,出货量是1亿台,里面锂电的销量3%都不到。小牛在锂电市场开辟了一个新领域,在国内市场份额达到39.5%,其他竞争对手加起来连它的零头都不到。

今年第三季度,小牛刚进了欧洲,现在市场份额已经是第二,到年底应该是第一。相当于在锂电领域,在全球覆盖率不到3%的市场里面,小牛是全球绝对的老大。所有的数据统计预测,在未来5到10年,95%以上的两轮电动车将变成锂电驱动。这个市场有多大,非常简单清晰。

回应今天的主题,我自己最喜欢、最相信的一句话是:创业者是冬天的孩子,越是所谓的经济低迷期,越是孕育超级独角兽的最佳时期。

传说很多一线的、大的投资机构都在休假了,我们的同事昨天晚上12点半还在办公室,签下了一个从华为出来的创业者,敲了一个TS。而且对方也是同时在和几家投资机构谈。所以,谁都没歇着,没闲着,没信那句话。

比如说我们最近几个月,在关注几个前沿领域。

11

左上角是翼龙II无人战斗机,它是中空、长航时、察打一体的多用途无人机。在这个领域,我们国家排在美国和以色列之后,但每年我们向中东军贸出口一两百架,每架大概卖1亿多元。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。这些飞机所有的机身、机翼,它所有的碳纤维材料,全部是我们投的新扬提供的。新扬是一家民营企业,今年利润一个多亿,明年可能有两三个亿。东方二号发动机的导弹壳体也全部是新扬提供的。

右上角是核磁共振量子计算机,右下角是无人重卡。大家知道明势投自动驾驶领域比较多,最近我们又布局了一个专门做无人重卡的货运公司,而且在宁波港有了第一个落地应用。左下角是无创脑血氧监护仪,我们投了中科院出来的张鑫博士。

还是那句话,越是冬天,越是孕育超级独角兽的时候。如果各位在科技领域有早期项目,欢迎来找我,谢谢大家。

E

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行业的人

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?扫描右侧二维码,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:

  • 10000+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
  • 500+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
  • 1000000+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
  • 365+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
  • 下载APP

  • 关注微信号

p21q0

分享: